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【典型案例】高某与某市规划局规划行政许可检察监督案

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3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据此,检察机关向市规划局发出改进工作检察建议,市规划局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全部建议。同时,区国土局和房地产公司签订《土地出让合同补充协议》,补交了土地出让金及利息和违约金等。此后,高某没有就该案再进行涉检涉法信访,争议就此化解。

根据《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后规划条件变更管理规定》的规定,经审批同意规划条件变更的,应将变更后的规划条件函告市国土部门。在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以前,涉及补交出让金的,建设单位应提交补交出让金凭证和土地出让合同补充协议。规划部门应当按照上述规定,在房地产公司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审批时,要求其先与国土部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补充协议,补缴土地出让金,后再进行行政审批。由于行政机关履职不当,在房地产公司没有提交上述凭证的情况下,规划部门就直接颁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,导致一方面对案涉购房人的实际利益造成影响,引发社会矛盾,另一方面造成了巨额国有资产的损失并难以追回。

二、检察机关办理行政诉讼监督案件,就是把“保护权利”和“监督权力”有效结合起来的过程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的立法目的之一就是解决行政争议,因此检察机关要顺应人民群众的新需求,以问题为向导,积极探索在办理生效裁判的监督案件中化解行政争议。既要坚持法律的底线,同时要运用好政治智慧、法律智慧和监督智慧,把“保护权利”和“监督权力”有效结合。

法院经审查认为,市规划局作出的行政行为并不违反《城乡规划法》及《某市规划细则》,判决驳回高某的诉讼请求。

图片来源网络

2008年,区规划局向房地产公司颁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,该许可证明确1-3号楼地上建筑总层数可为28层,但现规划许可层数为22层,需在取得相关部门意见后另行报批。

本案从高某2013年8月起诉至2018年11月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,历时长达5年。高某申请监督时情绪激动,与行政机关矛盾十分尖锐。检察机关决定召开案件听证会,高某在听证过程中表示,随意变更规划行为不仅使其个人利益受到损害,更有可能存在房地产公司偷逃巨额土地出让金损害国家利益,坚决要求检察机关依法履职。

编辑:胡锡芸

2009年,高某与房地产公司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,购买该案涉地块2号楼的房屋。

检察机关随即展开了调查工作。经调查发现因容积率的调整房地产公司应当补缴土地出让金,但是房地产公司在10年多的时间里都没有补缴,造成巨额国有财产损失。对在案证据进行全面梳理后发现,规划部门和国土部门在变更规划手续的衔接工作上存在一定问题。

检察机关监督及争议化解情况

本案中,虽然法院的裁判并无不当,但是行政机关在履职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,不但损害了群众的实际利益,更是造成巨额的国家财产损失,严重损害国家利益。检察机关有效运用法律赋予的调查核实的职权优势,跳出案件争议的事实本身,穿透式的主动介入违法行政行为的调查,九龙老牌图库看图区1,跟踪监督,挽回巨额国有财产损失。

2012年,房地产公司向市规划局提交了某部队不超过86.5米的限高函。随后,市规划局向房地产公司补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,规划许可层数调整为1-28层,建筑物容积率调整为4.84。高某向法院起诉,认为其购买房屋时规划许可为22层,现实际交付为28层,市规划局2012年颁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行为违法损害了其权益,要求撤销该规划许可证。

基本案情

本案中,检察机关在化解行政争议时发现公益诉讼案件线索,通过调查,证实行政违法行为的存在。行政检察监督与公益诉讼工作形成合力,充分发挥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,既实质性化解了行政争议,又挽回了国有财产损失。

2005年,某房地产公司与某市区国土局签订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》,约定区国土局出让一片区土地给该房地产公司,其中约定新建建筑物的容积率应小于2.3,构筑物应限高为69.8米。

一、人民检察院办理行政诉讼监督案件,应当“一手托两家”,既要监督行政审判是否公正,又要监督行政行为是否合法。既要注重保护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,也要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。依据现行的行政诉讼监督程序制度、责任设置,既可以受理当事人申请监督,也可以依职权主动介入;既可以主动调查核实,也可以引入专业判断,发挥好检察监督的制度优势,全面把握行政诉讼监督在对象和目的上的双重性,既保证司法公正,也促进依法行政。

发布意义